<code id="edvmg"><object id="edvmg"></object></code>

      歡迎來到第一旅游網!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* 首頁 * 特產
      非遺宮燈急需美麗傳承人
      第一旅游網:www.rbmw.tw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2-20      字號:【

        元宵佳節,故宮燈會引來萬眾矚目。而國家級非遺項目“宮燈制作”卻陷入傳承困境。收徒難、銷路小眾,讓僅存的宮燈非遺傳承人難以為繼。

        六方雙層燈、花籃燈、長球燈、五方燈;1.5米高、1.5米寬的大型宮燈,茶樓定制的70厘米長的六方燈,小巧的球燈……昨天(19日)上午,東城區體育館路街道2019年元宵燈會在崇外大街西側的街邊公園里舉行,20多盞造型各異、做工精美的手工宮燈,為現場觀眾打開了了解皇家燈會盛況的小窗口。

        “傳統宮燈都是木制的,木料都是紅酸枝,而且能拆能裝。這個就是最傳統的宮燈制式,叫六方雙層燈。兩層,每層六個面。每一面都能卸下來,木框中間的畫也能卸下來。所以這宮燈特別耐用,100年不帶壞的。”宮燈非遺傳人郭燕青一邊講解一邊演示。宮燈制作分木活、繪畫和編穗三個部分。木活包括原木制作、上色噴漆等,龍頭、二龍戲珠、荷花等都是常見的木雕圖案。繪畫又分山水、花鳥、人物三大主題,畫畫在絹布上,貼在玻璃上。

        郭燕青今年57歲,從事宮燈制作已經38年了。郭燕青的父親郭永茂,也是做宮燈的師傅。“早些年,前門廊坊頭條,一條街有十幾家做宮燈、紗燈、燈彩的店鋪,其中有一家叫‘文盛齋燈扇畫店’,成立于1806年。這家店有個老師傅,叫韓子興,擅長做球燈,就給皇宮里修過燈。我父親的師傅、我父親都是這家店的。”郭燕青介紹。

  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宮燈行業的手藝人組成了合作社,1956年公私合營,郭燕青的父親隨著本門的師兄弟們帶著手藝加入了合作社,后來改名叫紅燈廠。“到我,已經是宮燈制作技藝的第五代傳人了。”郭燕青說。

        1984年,郭燕青就作為最年輕的宮燈藝人,參與了天安門城樓宮燈群組的制作工作。后來,他還作為主力,參與過宋慶齡故居、中山堂、菖蒲河大戲樓、歷代帝王廟等古建筑內宮燈的制作修復。2008年,他還參加了恭王府宮燈的制作布置。

        也是在2008年,宮燈制作入選國家級非遺,是集體傳承項目。“北京會做宮燈的老藝人,還健在的不超過10個,目前還在一線堅持制作的,就剩我一個了!”郭燕青說。宮燈制作原材料貴、造價高、定制周期長、應用場景要求高,導致宮燈銷售始終離不開小眾的圈子。銷路不暢宮燈藝人收入就不高,再加上制作工藝復雜,沒有年輕人愿意學習,導致后繼無人。

        以現場的宮燈為例,最便宜的小宮燈500多元,中等的2000元左右,稍大一點兒的六七千元不等。“這盞2000元的六方雙層燈,光材料費,就500多元。我一個人做這么一個燈籠,如果不是批量生產的話,至少需要20天,您算算成本。”郭燕青說。

        新中國成立之初,全國有三家知名的宮燈廠,分別在廣東、上海和北京。如今,全國三大宮燈廠,只剩下北京紅燈廠這一家,老師傅們也已紛紛退休,還在一線的只有郭燕青一人。“從2010年開始,就沒什么像樣的訂單了。去年一年,一共賣出去20多盞燈籠。現在廠子里宮燈處于停產狀態,在消化庫存,還有 1000多盞。剩下的十來個人,主要靠做紅綢布燈籠勉強維持。”對于宮燈技藝的傳承,郭燕青憂心忡忡。

        郭燕青家住體育館路街道,街道了解了他的情況后,幫他和轄區的紅橋市場對接,進行展示銷售。同時,利用節慶活動,宣傳郭燕青的宮燈制作技藝。今年,街道的元宵燈會就以宮燈展示為主,邀請郭燕青為居民講解、展銷傳統宮燈。

        精美的宮燈引來很多居民,6歲半的車曼琳就和媽媽一起來看宮燈展。“我們去黃鶴樓旅游的時候就看到樓上掛著精美的燈籠,和這個宮燈有相似之處。這么好的傳統文化,應該讓孩子多了解,培養文化自信,長大了傳承好我們的傳統文化。”車曼琳的媽媽說。(記者 于麗爽)


      來源:北京日報 責任編輯:繳美娜
      相關閱讀 (關鍵詞:非遺宮燈)

      1229
      湖北十一选五网址